阿信:幸福是一塊披薩,配料比例最重要。


我小的時候,還不流行「幸福」這個詞。那時候以為所謂的幸福,就是找到一個愛的人,跟她結婚,然後生一窩小孩。

慢慢長大後,我發現大家愈來愈把生命的重心,放在自己身上。現在人的幸福,可能是更微小的。下班以後,看一齣喜歡的影集,週末跟朋友喝一杯咖啡。

幸福如果是一塊披薩的話,上面有很多配料,有愛情、友情、工作、夢想、家庭等等。

我所擁有的配料,都不見得是最頂級的,但是混合在一起,覺得這個披薩很好吃,很幸福。一塊絕頂美味的披薩,真的不用每一個食材都很完美,比例適當最重要。

我們這一代的人,可能比父母更懂得找到讓自己幸福的事情。

例如攝影、旅行、喝咖啡,這些都不是在我父母那一代生活中,會出現的選項。

像我爸,好不容易買了一台單眼相機,他拍過的照片,加起來不到一捲底片。我媽媽也從來沒有跟我說過,她要出門喝一杯咖啡。他們甚至會覺得,旅行是一種罪惡,因為得花很多錢。但是,在我們這一代,這些都是必需品吧。

我一定比我的父母幸福。因為他們有一個很叛逆的兒子,我是那種只要眼睛一張開,就想往外跑的野孩子。我爸說,我很沒有家庭概念,把家當旅館。

有時候想想,我爸講的蠻有道理,我對家庭概念一向就比較模糊。

這也是我說,每一個人的披薩上面,都有很多不同組成的原料,但你絕對不能沒有起士或番茄。我覺得,家庭始終還是很重要的一塊,應該算是披薩的餅皮吧。

我現在會盡量讓父母開心一點,多講一些以前不敢講的甜言蜜語。

例如,我會跟我媽說,妳現在換這個髮型很好看。以前媽媽有什麼改變,我都不會特別注意,就算注意到,也很害怕講出來。

 

這幾年,我逐漸想到,媽媽二十幾歲生我,表示她的少女生涯被中斷了,現在我應該再幫她補回。

每個媽媽都很偉大。誰能忍受自己最青春的歲月,被冰在冷藏庫三十年,拿出來解凍時,發現皺紋也多了,頭髮也白了?


用咖啡洗奶球的啟示

 

金錢跟幸福,絕對不能劃上等號,絕對不是成正比。

有一次我看到一則新聞,很感慨,王永慶先生在飛去美國視察的時候過世了。

他有那麼多的錢,但其實他的享受,並不會多於我們任何一個人。當我們很海派地啜飲著星巴克的同時,王永慶是會把奶球用咖啡洗過,要把它用到乾淨。

我覺得我比王永慶幸福吧。我沒有辦法想像,如果到九十歲還要工作是什麼感覺。我也覺得,像他們那樣太操、太累了。

我現在覺得最幸福的片刻,應該是夜深人靜,關了燈,準備閉上眼睛睡覺的那一刻。

我會回想今天發生的事情,事情有沒有做好,或有沒有什麼後悔的地方。其實我後悔的事情蠻少的,因為做每一件事,我都希望把它做到最好。

也因為這樣,其實我每天睡著前,都蠻坦然的,也覺得蠻幸福的。

我創業之後,還在學習中。聽到公司的人喊我老闆,覺得很不自在,我都會說,你們叫我阿信就好了。

 

雖然我們的工作伙伴不多,但我都用心去了解他們,每一個幹部我親自面試。


當然,我不可能百分之百去滿足他們,例如說,「老闆,我們一週放假五天好不好?」我也很想說好,但公司會倒掉,你會喝西北風。


我覺得老闆就是這樣的角色,你要維持屬於自己的夢想,可是你也要維持每一個工作伙伴生命中的夢想,也就是讓彼此都能幸福。我盡量把這部份做到最好。

 

 

資料來源:http://topic.cw.com.tw/500/pg29-3.aspx


創作者介紹

Pinku ♡ MUSIC Dream ♡ Life

♥ Lucy 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